第五千两百七十二章 轮到你了_踏星
爱我小说网 > 踏星 > 第五千两百七十二章 轮到你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千两百七十二章 轮到你了

  陆隐震撼听着,这种理论第一次听说。

  千机诡演惊讶:“还有这种事?谁告诉你们的?”

  王文笑道:“当然是眼前这位前辈。”

  相思雨声音平淡:“贯穿宇宙历史,以全部鸿运推算,就可以看清。所以我不断以各种身份行走宇宙各个角落,每一个文明都可以是缩小版的宇宙,文明的历史进程与宇宙的历史进程是一样的。”

  “修炼是一个圆?”陆隐插言。

  王文点头:“宇宙也是一个圆。”

  “那你们围杀因果主宰是什么原因?”八色问。

  王文解释:“从有序到无序的时代,谁能掌握宇宙赋予的大运?当然是走在最前面的生灵。”

  “六大主宰构建宇宙框架,将宇宙带入了有序的时代,那么,谁破了宇宙框架,谁,就能得到宇宙大运,有很大的可能成为无序时代的,创造者。”

  陆隐瞳孔闪烁,破了宇宙框架?原来如此。

  所以王文他们才故意打破宇宙框架。

  等等,那自己?

  他愕然看向王文。

  王文笑看着陆隐:“知道为什么我说会尽可能杀了你吗?棋子道主?因为你也是下一个无序时代的创造者之一,你是第一个破了宇宙框架的生灵,谋算主宰的一整个计划都有你。”

  “宇宙嘛,可以当成死物,也可以当成活物,它没有思想,却可以本能赋予那些在顺从它意志的生灵。”

  “你,表现得很好。”

  陆隐又看向相思雨:“你在欺骗我。”

  王文挑眉:“怎么说?”

  陆隐道:“她故意杀一个个城池的人,以我有情感缺陷为由保我成为六分之一,让我完成下一个任务,杀了你。”

  “可照这么说,她岂会容我?”

  王文笑的更灿烂了:“前辈,我们还真想到一块去了,不过我可没打算蒙骗这位棋子道主啊,他,不好骗。”

  相思雨目光平静,冷漠的看着对面:“在欺骗中死去,总好过在痛苦中挣扎,陆隐,听到了真相只会让你死的更不甘心,因为你有机会成为超越主宰的存在,可这个机会是被提前剥夺了。”

  随着相思雨声音落下,宇宙星穹布满了紫色,那股滔天的压力让陆隐等高手都心颤。

  他看向四周,这就是正常状态下主宰掌握的力量吗?

  这种感觉与凡人面对咆哮的大海有什么区别?

  他抬手,一指击向远方,力量荡起涟漪,撕裂了虚空,没入紫色之内,却快速消散。

  看着这一幕,他心沉的更低。

  这紫色气运就跟怪物一样。

  与此同时,一种难以形容的天威在镇压,这种威慑用混寂的话说唯有在弥主身上感受过,此刻,相思雨带来的威慑远远超过陆隐拥有的。

  那是顺应宇宙大势的威能。

  王文面色凝重:“几位,小心了,接下来面对前辈的任何一招,我们都可能死,谁能真正顺应宇宙大运,就看这一战。”说完,陡然避开原地。

  一抹紫意闪过,相思雨出手了,目光扫过陆隐,千机诡演与八色,一刹那,几人眼前仿佛破碎了虚幻,来自岁月的气运倒转。

  气运的方向。

  陆隐脑中当即出现这五个字,他不知道如何破,面对相思雨恐怖到极致的压迫,破,做不到,唯有硬撑。

  生命之气遍布全身,物极必反,身体干枯。

  噗

  一口血吐出。

  来自气运方向的逆转。

  同一时间,千机诡演身体破裂。

  八色体表线条飞舞,十二色神力皆被紫色席卷,宛如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飞,他都控制不了。

  王文身体一转,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剑,剑锋横斩,而在那锋锐的剑锋之上跳动着雀跃的神力,十二色,同样是十二色神力,更因通天术,让十二色神力化作流光,绝美无暇。

  剑锋斩向相思雨,相思雨抬眼,体表被血液染红,来自之前偷袭的一拳。

  此刻,面对王文一剑横斩,葱白的手指抬起,抵住剑锋,反手轻弹,乓的一生,剑锋破裂,王文松开剑柄,左手自上而下拖出刹那的因果,右手把控岁月,身后,浮现出整个幻上虚境。

  相思雨一步踏出与王文错身而过。

  王文站在原地,瞳孔忽闪,随后,单膝跪地,咳血。

  相思雨发出轻柔的声音:“谁给你们的底气,认为偷袭成功了一招就可以赢过主宰?”

  “如果你们向往的掌控时代的力量仅仅如此,还有什么意义?”

  陆隐喘着粗气,差距太大了,不管他拥有何等的力量,面对相思雨都无可奈何,只能勉强撑住对方的攻击。

  相思雨带给他的压力远远超过此前的死主。

  死主本就因为九垒一战未恢复,又配合围攻因果主宰受损,还被王文他们偷袭围杀,如此,才会被打跑。

  可相思雨呢?

  她尽管被一招偷袭得手,但正如她所言,即便偷袭成功又有什么用?

  主宰与非主宰的差距不是一招可以改变的。

  千机诡演咧嘴:“怪物啊。”

  八色好不容易控制十二色神力,面对相思雨的出手,他竟连自己的力量都把控不了。

  王文重重吐出口血,转头,笑了。

  相思雨蹙眉,陡然转身看向王文,目光沉重:“王下的力量。”话音落下,她周身浮现出流光月影,隐约间,一道人影悬浮,如梦如幻。

  相思雨看着那道人影,发出咬牙切齿的声音:“王--下。”

  王文惨笑,血染衣襟:“是啊,那个始终压着你们的,王下的力量。”

  相思雨盯着王下虚影:“我以为你用掉了。这相城能脱离,给我的感觉就是最终剩余的王下的力量。”

  王文起身:“不给你这种感觉,如何让你入局?”

  “这份力量从头到尾都是留给你的,气运主宰。”

  相思雨看向王文,目光深邃:“王下当面都不是我对手,这股力量又能困住我多久?”

  王文拍了拍衣服,“是嘛,那就是你们小瞧了他,他人虽死,可力量,却突破了。”

  相思雨目光一变,再次看向那道虚影。

  王文声音传来:“你们以为能拼死一个主宰真是开玩笑吗?现在死主重伤逃遁,你又被这股力量拼下去,不管此战你会不会被杀,那份大运,终归要损失很多。”

  相思雨目光阴沉的可怕,看向王文充满了杀意。

  陆隐皱紧眉头看着这一幕,王文算计了一个又一个,这些可都是主宰。他以非主宰级战力居然敢谋算数位主宰,胆大包天都不足以形容。

  偏偏还能成功。

  这么一个人,他到底在想什么?

  借大运而起,执掌下一个无序的时代吗?

  “光是摧毁宇宙框架还不足以将时代拉入无序,你知道的吧,王文。”相思雨声音传出。

  王文面色煞白,与死主一战就被重创过,而今这一战全凭王下的力量,“这是我们这个级别可以做到的极限,如果无法成功,也就罢了。”

  “但前辈你呢?你认为可以成功吗?”

  相思雨盯着他,握紧双拳,这混账居然还要利用她。

  王文笑的很开心:“前辈付出了那么多,与几位主宰决裂,摧毁宇宙框架,围杀因果主宰,如果最后还是无法拉入无序的时代,就真的太可悲了。”

  相思雨声音冰冷:“你知道此战杀不了我,不管是死主还是我,都是需要用来真正杀一个主宰的,唯有真正死一个主宰才能进入无序时代。”

  “可你想过没有,我完全可以先杀了你。”

  “无序时代照样出现,但你看不到了。”说完,一掌打出,探向王下虚影。

  王下残存的力量令那一方虚空都模糊。

  陆隐看不清,那是真正属于主宰的力量。

  王下的力量在最后一刻突破了,可惜他本人却没能享受到。

  而这股力量也不属于任何人,只能说被王文利用,用于对拼相思雨。

  王文知道此战根本杀不了一个真正的主宰,做的一切都是尽可能削弱相思雨在无序时代获得的大运,他还需要相思雨搏杀另一个主宰。

  如此算来,此前的死主也并非他真的要杀,同样的道理。

  他要把相思雨与死主在无序时代能获得的大运降到最低,同时也要保证他们可以搏杀一个主宰。

  这比真正围杀主宰难得多。

  可他就是这么做了。

  以一个非主宰层次的实力谋算到这种程度,即便主宰都要佩服。

  陆隐是不敢的,他怕玩脱了。

  王文没有牵挂,所以他什么都敢。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保命。

  相思雨必定可以破掉王下的力量,不管她会消耗多少战力,剩余的战力足以杀他们几个,这种质的战力差距非数量可以弥补。

  陆隐都打算走了。

  现在还来得及。

  王文忽然看向他:“棋子道主,如果你现在逃,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陆隐挑眉:“什么意思?”

  王文道:“还不够,这位气运主宰被削弱的还不够,你也不希望她掌舵下一个时代吧。”

  “我没能力削弱她。”

  “你有。”王文再次看向相思雨:“轮到你了。”

  说话间,远处,一道身影浮现,是一团紫色。

  陆隐看去,惊呼:“运心?”

  请收藏本站:https://www.awxs8.cc。爱我小说网手机版:https://m.awxs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