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5章 孙禳的预断_剑道第一仙
爱我小说网 > 剑道第一仙 > 第3605章 孙禳的预断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605章 孙禳的预断

  鸿蒙禁域。

  一座简朴的草庐前。

  孙禳蹲坐在那,双手抱着一个大碗,正在吸溜吸溜地吃热腾腾的面条。

  脚下一侧还搁着一头蒜。

  不远处,绿衣美妇、山羊胡老道、紫袍虬髯大汉正在眺望天穹。

  当听到孙禳吃面发出的声音,都早已见怪不怪。

  孙禳这家伙或许是在凡尘中待的太久的缘故,最喜欢的就是吃面。

  无论在何地,无论什么时候,他总能变戏法般鼓捣出一碗热腾腾的面。

  并且面的种类和花样还极多,能保持十天半月不重样的。

  “这鸿蒙禁域的周虚规则,的确和以往不一样了。”

  绿衣美妇秀眉蹙起,眸泛异色,“往昔时候,每当封天之争即将上演时,鸿蒙禁域的‘天道气运’就会凝聚为气运祥云,呈金色,铺满天穹深处。”

  “只要参与封天之争的角色,皆有机会获得气运祥云加持于一身。”

  “所获得的鸿蒙气运越多,在封天台上留名的机会就越大。”

  “可这一次,那天穹深处涌现出的气运祥云,竟然呈现出混沌般的紫金色!太过诡异和反常!”

  “自混沌最初的时代至今,上演了不知多少封天之争,可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古怪的气运祥云。”

  在绿衣美妇他们的视野中,鸿蒙禁域那天穹深处,直似一片大若无垠的混沌。

  混沌之中,则涌动着紫金色的祥云,神秘无比,无法被真正感知到。

  “的确很奇怪,也不知这等异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山羊胡老道说着,忽地扭头望向蹲在那吃面的孙禳,“孙大剑仙,你可知道?”

  孙禳头也不抬,呼噜噜吃着面,嘴里含糊不清道;“等封天之争上演时,亲自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回答了等于没回答。

  山羊胡老道也不介意,反而问道,“封天之争开始的时候,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行动?”

  孙禳摇头道:“我的剑道,不适合与你们同行,也会牵累你们,与其如此,还是我自己来就是。”

  “牵累?”

  紫袍虬髯大汉道,“连你也忌惮那些从先天混沌时代活下来的老东西?”

  先天混沌时代,也就是混沌未开时的一个岁月。

  在世间根本没有具体的文字记载,也不曾被世人所熟知。

  也只有那些踏足始祖境的角色才清楚,在那先天混沌时代,便早已有许多恐怖的存在证道为尊,被称作是“混沌初祖”。

  孙禳仰头喝了一大口面汤,这才放下面碗,拍了拍肚子,笑眯眯道:“怕个球!我这次正要拿他们来喂剑!”

  他长身而起,伸了个懒腰之后,却又懒洋洋地蹲坐在地上。

  他浑不顾忌什么仪态,用手指抠着牙缝,自顾自道:“可惜的是,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次纵然在封天台上留名,毕生剑途,也终究难以和剑客相比。”

  言辞间,没有失落,就像叙述一件事实般。

  剑客!

  其他人眯了眯眼眸,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剑客的转世之身苏奕。

  也不知这家伙,是否已死在云梦泽中。

  “何以见得?于我看来,你孙大剑仙在剑道路上,可从不曾认输服软过。”

  绿衣美妇道,“为何这次还未进行封天之争,就做出这般预断?”

  孙禳瞥了绿衣美妇一眼,本不欲解释。

  可想了想,还是说道:“先天混沌时代,剑客被列为最超然的一位存在,你可知道为何?”

  绿衣美妇摇头。

  她也不清楚先天混沌时代的往事。

  孙禳唏嘘道:“很简单,剑客曾在这鸿蒙禁域结庐而居,名唤养心草庐,草庐附近,有一座山崖,被其取名为砺心崖。”

  “早在先天混沌时代,就有许多手眼通天的鸿蒙主宰视剑客为大道之敌,可在那些年里,那些鸿蒙主宰要么战败,要么战死,未曾有一人是剑客对手。”

  “听好了,是从没有对手!”

  孙禳眸泛异色,“在混沌初开时,那些先天混沌时代的强者,一批和剑客一起,开辟九曲天路离开了命河起源。”

  “另一批则依旧留在鸿蒙天域,就在这鸿蒙禁域。”

  “这些角色,大都是曾是剑客的手下败将!”

  “而这些剑客的‘手下败将’,就是你们此刻所谈起的那些老家伙!”

  一下子,绿衣美妇等人皆愣住。

  他们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秘辛!

  孙禳叹息道:“剑客的手下败将,都已让你们忌惮到这等地步,那你们可敢想象,当年的剑客该有多强大?”

  众人沉默了。

  之前,他们早已了解到,这次封天之争,那些从先天混沌时代隐世埋名的老怪物们,都会横空出世。

  他们也都清楚,自混沌最初年代至今陆续在封天台上留名的鸿蒙主宰,也断不会错过这次封天之争。

  这一切,的确也带给他们极大的压力,意识到这次的封天之争,注定会凶险惨烈之极。

  可他们唯独没想到,那些被他们视作大敌的角色,竟然大多是剑客的手下败将!

  “这是真的?”

  山羊胡老道忍不住问。

  孙禳道:“这件事是定道者大人亲自跟我谈起,你说呢?”

  山羊胡老道顿时语塞,再不敢怀疑什么。

  “可剑客早就转世,这世上也早没有他这样一号人。”

  紫袍虬髯男子道,“有的,仅仅只是剑客的转世之身苏奕,而此人怕是早已命丧云梦泽!”

  孙禳略一沉默,道,“即便如此又如何?于我眼中,论剑道之高,自先天混沌时代至今,无人能比得过剑客,这一点谁也否认不了。”

  孙禳有信心在封天台留名,并且有信心在封天台上站在极高极高的位置。

  可他却没信心能追赶上当年的剑客。

  这不是妄自菲薄,而是陈述事实,仅此而已。

  在古今剑道路上,剑客就像一座大山,足以让后世一代代剑修高山仰止,景行景止。

  这是天下剑修的骄傲。

  也是天下剑修的悲哀。

  骄傲于无人能企及剑客的高度。

  悲哀之处,也在于此。

  “这一次,定道者大人是否也会出手?”

  绿衣美妇忽地问道。

  众人目光都看向了孙禳,在定道者那些属下中,孙禳是最受信赖和器重的那一个,无人能比。

  因而孙禳也了解到许多他们都不了解的事情。

  孙禳只说道:“定道者大人的目光,不在封天之争,于我们而言,既然要参与封天之争,一切都要靠自己实力说话,如此,才能印证一身终极境的大道究竟到了何等地步,不是么?”

  其他三人皆点了点头。

  封天之争,的确容不得任何取巧,一切都要靠自身实力说话。

  这和封天之争的规则有关。

  妄想玩弄什么阴谋手段,哪怕能走到最后,可在封天台上留名时,还是得看自身实力的强弱。

  这是万古至今的铁律。

  那封天台上留下名字的角色,还从未有过投机取巧之辈。

  “姬鲲回来了。”

  这时候,众人皆注意到,一袭白袍的姬鲲从远处掠来。

  也都察觉到,姬鲲的神色很阴沉!

  “怎么,这次你去灵枢禁区莫非遭受了什么挫折?”

  绿衣美妇问道。

  姬鲲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叹道:“我碰到了一个你们注定想不到的人。”

  “谁?”

  绿衣美妇问。

  孙禳则若有所思,试探道,“苏奕?”

  姬鲲点了点头。

  一下子,其他人皆错愕,那家伙竟然没死?

  “好!”

  孙禳却笑起来,“不愧是剑客的转世之身,我早料到他不会那么容易死掉,这一下,封天之争总算有盼头了!”

  言辞间,尽是欣然之意。

  可其他人却直皱眉头,心中无法平静。

  既然苏奕活着,岂不是意味着,定道者大人和那些鸿蒙主宰在云梦泽中的布局,也落空了?

  “这苏奕怎会出现在灵枢禁区?”

  绿衣美妇追问。

  姬鲲神色复杂,把发生万翠岭的事情一一道出。

  当听完后,众人无不愣在那。

  苏奕已经证道终极境!

  一众禁区主宰殒命!

  定道者的意志法身被毁!

  连姬鲲都不是苏奕对手,差点遭难!

  这一系列事实,让众人的心境就像遭受到一次次重击,久久难以平静。

  唯独孙禳拍着大腿,笑道:“好,好,好!”

  连说了三声好,那眉目间都流露出发自内心的快慰高兴之色。

  这让其他人心中极不舒服。

  姬鲲忍不住道:“孙大剑仙,这家伙可毁掉了定道者大人的意志法身,你……你怎能为他叫好?”

  孙禳瞥了姬鲲一眼。

  仅仅一个眼神,便让姬鲲浑身一僵,通体发寒,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下意识低下头,不敢和孙禳对视。

  孙禳这才说道;“不瞒你们说,直至此刻,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样的苏奕,才是定道者大人乐意见到的!”

  众人差点怀疑自己听错了。

  明明是定道者大人在云梦泽中的布局败了,怎么孙禳却说,如今的苏奕是定道者大人乐意见到的?

  孙禳没有解释。

  定道者大人为何会重返鸿蒙天域?

  为何又会和引渡者对赌?

  原因其实很好猜,一切的关键,都落在苏奕一人身上。

  苏奕越强大,对定道者大人而言,或许意味着苏奕的分量也会变得越重!

  这,就是孙禳做出的判断。

  「明天五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awxs8.cc。爱我小说网手机版:https://m.awxs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