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针 绣道的终点_天衣
爱我小说网 > 天衣 > 第七十针 绣道的终点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针 绣道的终点

  几个中国人上台了,好像是参赛的绣师和庄主,这些中国人的脸孔对克里斯托瓦来说都分场难以辨认,幸好那两个庄主都是熟人,他见过好几次,勉强能认得,其中一个是潮州黄家的代表黄谋,另外一个克里斯托瓦也注意到了,似乎叫林,是这次海上斗绣的黑马,费尔南多已经跟他们建立了联系,按照费尔南多的说法,这人有可能会成为陈、黄以外的第三条通道,如果这样的话也不错,在面对欧洲的时候,广州陈和潮州黄显然有默契的联手,如果能通过第三家打开另一条通道,那自己的主动权就大多了。

  对于东亚这片大陆的内部情况,目前欧洲人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完全搞不清楚里面的市场和情报,只能通过一些边缘消息来进行推测。

  克里斯托瓦收回注意力,就看到黄谋非常得意地在展现一幅绣品,名字叫《郭子仪拜寿》,这是潮州人最擅长的历史题材,几个主评已经在轮番称赞这幅刺绣了,克里斯托瓦能听说一点浅显中国话,但梁蔡两人还有那个姓徐的老瞎子说的话太复杂了,他听不大懂,只大概听出绣的是几百年前中国一位大将军庆祝生日的场景。

  这幅刺绣场面宏大,人物众多,绣工而彩重,亭台房舍、人物鞍马、花草山石,既然繁复又精湛,既生动又逼真,因此梁晋与徐博古都给予了高度评价——这幅《郭子仪拜寿》是以仇英的同名画作为本,仇英是江南人士,徐博古看了自然要多称赞几声的。至于蔡有成更不用说是没口的称赞。

  黄家这幅刺绣原本是要用来狙击陈家的,霍绾儿和克里斯托瓦在陈黄之间是中立态度,如果能绣品本身拉拢到徐博古,就可能在最后的决比中占据上风,不想这次陈家竟被高眉娘以一己之力拉下了马,这幅《郭子仪拜寿》便转而用来对付凰浦绣庄了。

  这幅刺绣不但绣工精湛,而且里面包含了浓厚的历史意义和深邃的用心,可是这些克里斯托瓦完全无法领会,他也觉得这幅刺绣很精美,可是说实在的,这个遥远东方国度的将军在欧洲知名度并不高,这幅绣品的历史内涵并不能给它带来溢价,拿到欧洲去,也只能给贵族或者主教他们当个新鲜故事听。

  好了,现在潮康祥的刺绣展现完毕,接下来就要看凰浦的了。

  这时一片浓云飘过,遮住了太阳,天空有些暗了。

  那个姓林的庄主拿出了一个类似于卷轴之类的东西,然后拿了一根竹竿,将那个圆柱形挂了上去,跟着向下展开,那好像是一副人物画像,克里斯托瓦因为耐心不足,而且他坐在最边上,从他这个角度望过去只能侧视那副绣,那幅绣被风一吹又偏向另一边,一时看不真切,就打着哈欠,也没心情看,反正看不懂,随他们说就好了。

  只听老瞎子说什么:“是个画像啊,是个女人?还抱着一个娃儿?”

  然后就见那个叫姓霍的漂亮妞合十说:“这是观音菩萨么?如此慈眉善目,可为什么穿着这样的衣服。”

  又听梁晋道:“是西洋人。”

  徐博古上前摸着刺绣,赞道:“好针线,这针工不在潮康祥之下。”

  蔡有成脸色一黑,梁晋笑吟吟地看了他一眼,赶紧帮着往回兜:“绣工是不错的,不过毕竟没有意境,哪里能跟以仇英名作为本的《郭子仪拜寿》相比呢!对吧,徐翁?”

  这时霍绾儿说:“咱们先论针工,徐翁,这绣的针工比潮康祥的如何?”

  徐博古好生为难,潮康祥拿出这幅《郭子仪拜寿》的确是投了他的胃口,可是细摸之下,的确是凰浦的这幅绣针线上的功力更胜一筹——按照广茂源和潮康祥的默契,两家都未拿出压箱底的本钱来,黄谋也只是在题材上异军突起进行狙击,以刺绣品质而言,只是宗师级作品中水准之作,只是上品中的中品,显然是不如高眉娘的心血之作的。

  但是梁晋和霍绾儿左右两边同时施加压力,却让他不知该帮哪边说话好了,沉吟了片刻,他终于开口:“以针工来说,凰浦这幅绣略胜半筹,但梁先生刚才说的也对,上品刺绣不但要看针工,还要看意境。只是这幅绣绣的是西洋人物,老朽就不懂了。要不请克先生品评品评?”

  众人都暗骂这条老狐狸,梁晋见他把球推出去,暗道:“那个佛郎机番子懂什么刺绣。”却又笑吟吟地说:“对,对!这是西洋人物,该请克先生品评,以克先生意见为准。”说着跟蔡有成对视了一眼——由克里斯托瓦来品评他们不怕,反正已经跟这西番说好了。

  克里斯托瓦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们是要让自己来评论,这些中国人自己勾心斗角就算了,怎么还拉自己下场?自己哪里懂得什么叫意境?

  虽然不情愿,可是众目睽睽之下也只好走过来,来到方台旁边,却见海风将挂着的绣幅吹得乱动,梁晋便叫两个徒弟:“把绣扶好,请克先生好好品评。”

  两个徒弟便过去扶好,这时云层飘动,遮住太阳的部分变得稀薄,阳光透过云层折射出来变成晚霞,透射在那幅绣像上。

  克里斯托瓦抬了抬眼皮,就像看一眼随口说两句,可这一眼看过去就移不动了!

  “上帝啊!这是什么!”

  林叔夜走上一步,说:“这是贵国景教的《圣母抚子图》。”

  只见夕阳之下,一副栩栩如生的圣母绣像在阳光下烨烨生辉,圣母慈爱微笑的脸映射着阳光,仿佛在发出慈祥的圣光。

  原来当初林叔夜给高眉娘讲了佛郎机的习俗,当高眉娘知道佛郎机人崇信他们教派的圣母后,就决定以此为切入口,做出一个能折服欧洲人的准备,这幅刺绣不但绣工精妙,而且还用上了特殊的材质,所以才能在西洋之下仿佛发出圣光。

  这时米开朗基罗的圣母像尚未广泛流传,欧洲人所画所雕的玛利亚大多是中年妇女形象,以静默慈悲却又年轻秀丽的脸庞来展现圣母玛利亚的形象前所未有,高眉娘虽然不懂基督教,却将汉地观音菩萨的领悟融汇了进去,因此能在绣像之中汇入宗教高度的虔诚与美感。

  形象艺术对精神的冲击是直接的,有时候并不需要观看者有什么艺术修养,在所有人的诧异中,克里斯托瓦大叫一声就跪倒在了圣贤面前,抱手低头,默默祷告,再抬头时,眼睛中流露出了异样的光芒来!

  他知道这样一幅来自遥远东方的圣母绣像如果能顺利送到欧洲意味着什么!王子、国王……都能为它疯狂,甚至就是教皇陛下自己都能见到……

  不行!这幅绣像不能假借别人,必须自己送回去!

  他划十字祈祷了两句,这才站起来跑到林叔夜面前,因为过分紧张导致说话都不利索,但说了好一会众人总算听明白了,他是祈求林叔夜一定要将这幅绣品卖给自己!无论多少钱都要卖给自己。

  林叔夜也没想到姑姑的这幅刺绣对他的刺激竟然这么大,微微一笑,说:“克先生,现在还在斗绣呢。您先品评品评,看这两幅刺绣哪一幅更好。”

  “这还用说啊!”克里斯托瓦脱口就叫:“这个世界,不会有比圣母像更伟大的绣像了!”

  黄谋脸如涂墨,蔡有成无比尴尬,梁晋也嘴角抽搐,这回轮到霍绾儿笑吟吟了:“刚才徐翁说了,论针工凰浦的这幅绣略胜一筹,梁先生又说,这是西洋绣像,论意境该以克先生的意见为主。无论针工还是意境,这幅《圣母图》都更胜一筹,现在看来大家已经达成了共识了。”

  她笑眯眯望向梁晋:“梁先生,是不是该宣布结果了?”

  梁晋沉着脸,看看黄谋,又看看胡嬷嬷,忽然黄谋站出来,拱手道:“了得!了得!潮康祥甘拜下风!”

  林叔夜见他如此风度,心中暗赞,霍绾儿则直接说了出来:“拿得起放得下!黄二舍好胸襟!”

  这场一波三折的海上斗绣到此拉上帷幕,谁也没想到赢到最后的是一个从未听人说过的小绣庄,而这场充满曲折的斗绣故事,也慢慢传播开去,成为在整个南洋地区流传经久的不衰传说。

  望着海面落日,林叔夜知道广潮斗绣的入场券已在掌握,他拿着那瓶古蜜,来到高眉娘面前,笑道:“姑姑,您的古蜜。恭喜了,容貌恢复在即。”

  高眉娘并不急着去接微微笑道:“也恭喜庄主了。”

  林叔夜道:“接下来便是广潮斗绣了。多亏了姑姑的神技,才让叔夜的心愿有达成的机会。”

  高眉娘听了这话,轻轻一笑,“广潮斗绣?”那算什么呢?

  她轻哂了一声后,又问:“广潮斗绣的终点是什么?”

  林叔夜心头微微一惊!

  他是以广潮斗绣的入场作为目标的,但高眉娘这时却问的是“终点”!

  没等林叔夜开口,高眉娘就代为回答:“所谓广潮斗绣,其实也不过是御前大比的入场资格罢了——绣道的终点,在于天子座前;陛下大比之后,才是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

  林叔夜微微颤抖了起来!

  “怎么,庄主不敢想么?”

  天子座前!陛下大比!

  这不是不敢想,是以前从来就没想过!

  可一旦被高眉娘点了出来,那渴望就像船舱被打开了一个缺口后涌进来的海水一样,再也拦不住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awxs8.cc。爱我小说网手机版:https://m.awxs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